扎根基層 為農牧民服務

核心提示:圖①:阿拉善盟烏蘭牧騎演出劇照。圖②:阿拉善盟烏蘭牧騎演員金格日勒(右一)下鄉演出。圖③:2022年8月,土默特左旗烏蘭牧騎在基層演出。以上圖片
 

圖①:阿拉善盟烏蘭牧騎演出劇照。

圖②:阿拉善盟烏蘭牧騎演員金格日勒(右一)下鄉演出。

圖③:2022年8月,土默特左旗烏蘭牧騎在基層演出。

以上圖片均由翟欽奇提供

制圖:趙偲汝

牧民在觀看阿拉善盟烏蘭牧騎演出。圖片由翟欽奇提供

核心閱讀

在地廣人稀的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牧民的聚居點動輒距離上百公里,烏蘭牧騎隊員們往往一下基層就是十幾天甚至幾十天,風餐露宿是家常便飯。

幾十年深入基層,讓金格日勒印象最深的,就是許多農牧民群眾看到印有“烏蘭牧騎”字樣的紅旗時雀躍的樣子。

大漠夕照,胡楊如金,一頂蒙古包升起裊裊炊煙。牧民們圍坐一圈,兩名舞者在其間翩翩起舞,馬頭琴聲回蕩在天地之間。舞姿飄逸,樂聲悠揚,歌聲空靈,遠方仿佛傳來了陣陣駝鈴……這里是內蒙古自治區最西部的阿拉善盟。此時,阿拉善盟烏蘭牧騎隊員們正為牧民表演舞蹈《金駝夢》。

一舞終了,掌聲雷動。這支舞蹈的創作者、阿拉善盟烏蘭牧騎演員金格日勒,終于可以坐下來,為我們講述烏蘭牧騎的故事了。

“你們來了,就像干旱的草場迎來了雨”

1986年,17歲的金格日勒成為一名光榮的烏蘭牧騎隊員。36年來,他累計行程26萬多公里,走遍了阿拉善31個蘇木鄉鎮、100多個嘎查村,最多時每年演出240余場,一年中1/3時間都在農牧區下鄉演出。

烏蘭牧騎,意為“紅色的嫩芽”,后被引申為“紅色文藝輕騎兵”,是適應草原地區生產生活特點而誕生的文化工作隊。在內蒙古自治區,共有3500多名烏蘭牧騎隊員,他們與金格日勒一樣,從草原到戈壁,從興安嶺到黃河岸,常年活躍在基層一線。

以天為幕布,以地為舞臺,是烏蘭牧騎的常態。金格日勒是土生土長的阿拉善人。這里氣候干燥,常年風沙大,下基層演出時,風大阻路、車陷沙中的情況時有發生。在地廣人稀的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牧民的聚居點動輒距離上百公里,烏蘭牧騎隊員們往往一下基層就是十幾天甚至幾十天,風餐露宿是家常便飯。常年深入基層,個中艱辛難以想象。一代代烏蘭牧騎隊員們始終默默堅持,哪里有牧場,歌聲和舞蹈就到哪里。

十幾年前的一天,金格日勒和隊友來到阿拉善盟額濟納旗演出。牧區沒有像樣的演出場館,他們就把大巴車作為背景,露天表演。演出進行到一半,風突然大了起來,裹挾著黃沙,吹得人睜不開眼睛。“有隊員問我,要不要停下來?”金格日勒知道,這風一刮可能就是一天一夜,如果推遲演出,難免會耽誤后面的演出進程??粗撩駛兤诖哪抗?,他當即決定,“堅持!”烏蘭牧騎隊員們迎著狂風放歌起舞,風沙越疾,他們的舞蹈越剛勁有力,風聲越大,他們的歌聲越高亢動情。金格日勒回憶:“演出結束,大家身上像是穿了一件沙子做的衣服。”

今年初春,阿拉善盟烏蘭牧騎小分隊來到阿拉善右旗,一演就是半個月。26歲的小分隊隊員布日德,從小在城里長大,這是他第一次深入牧區這么久。時間一天天過去,網絡不暢,路途漫長,年輕的隊員有些吃不消。“平均每天演出四五場,每場之間幾個小時的車程,連續十幾天,不疲憊是不可能的。”同在小分隊的金格日勒看出了布日德的不適應。他告訴布日德:“這是每個烏蘭牧騎隊員都要經歷的。下次演出時你仔細觀察,牧民們的眼神中有一種力量,會驅散你的疲憊。”

漸漸地,布日德明白了金格日勒所說的這種力量。“我們來到一個老牧民家里演出,我們剛下車,天空就飄起了雨點,這在春天的阿拉善盟是很少見的。”這位牧民居住的地方,方圓幾公里只有他一家人。布日德至今還記得老牧民見到他們的第一句話:“你們來了,就像干旱的草場迎來了雨,這是我最幸福的一天。”那天演出,布日德格外用心。演著演著,老牧民的眼中泛起了淚花??粗鳒I的牧民,布日德也鼻子一酸,歌唱的嗓音也變得哽咽。布日德說:“環境越艱苦,就說明這里的人越需要我們,我們就越要把歡樂和藝術帶到這里。”

“直到今天,那奶茶的香氣還留在我的心扉”

多年過去了,隊員們第一次在牧民家中過夜的情景,金格日勒至今記憶猶新。那是一個冬天,演出結束后已是傍晚,距離下個演出點還有約6個小時的路程。“老額吉執意留我們住下來,我們幾個隊員在一個蒙古包里擠著睡。”夜深了,蒙古包外寒風呼嘯,老額吉把爐子燒得旺旺的。第二天清晨,老額吉熬了一鍋熱熱的奶茶。“直到今天,那奶茶的香氣還留在我的心扉。”

隊員們臨走時,老額吉提出了一個請求,她想聽一首傳統的蒙古族民歌。但此時小分隊中的歌唱演員正在另一個嘎查村演出。“老人說,我們走后,不知道何時才能再次相見。”看著老人期盼的眼神,舞蹈演員出身的金格日勒拿起話筒,和隊員們齊聲高唱起來。“唱完后,老人拉著我們的手,不住地說‘我們的烏蘭牧騎’!”

群眾需要什么,烏蘭牧騎就要演什么。自1957年第一支烏蘭牧騎在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成立以來,一切以人民為中心,就是這支“紅色文藝輕騎兵”的不變信條。為滿足群眾多樣的文藝需求,“一專多能”成為烏蘭牧騎隊員的必備素質。金格日勒說:“能唱能跳,能演會排,懂器樂會主持,這是我們對每名隊員的要求。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演員數量有限的情況下,演出時不留遺憾,更好地為群眾服務。”

曾有人質疑:“如今網絡發達,給牧民的線下演出還有必要嗎?”金格日勒認為,只有到最基層,才能與農牧民產生更直接的交流。“對烏蘭牧騎隊員而言,演出是情感的溝通、心靈的溝通。對居住極為分散的牧區群眾而言,面對面的演出更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除了文藝演出,每次下基層,烏蘭牧騎隊員們還會積極參加志愿服務,送書送藥放電影,修車喂馬剪羊毛。“烏蘭牧騎不僅是文藝隊,也是宣傳隊、服務隊。”

不深入基層,不了解基層,就無法創作出鮮活的好作品。廣闊天地,既是烏蘭牧騎隊員們喜愛的舞臺,也是創作靈感的無盡源泉。駱駝的步態,胡楊的擺動,牧民趕羊的動作,都是動人的舞姿。風吹動沙丘,牧民揮動鞭子的聲音,都是美妙的音符。通過將專業知識與農牧民日常生產生活相結合,近年來,阿拉善盟烏蘭牧騎創作了音舞詩畫劇《天賜阿拉善》、民族音樂劇《阿拉善傳奇》、蒙古劇《薩吾爾登情緣》、話劇《東風呼嘯起》、舞蹈《衛拉特舞韻》《美麗的科泊爾》《美》、原生態器樂組合《戈壁漢》、歌曲《愛的承諾》《愛在阿拉善》《再唱贊歌》《等你回家》、小品《心鎖》《空巢老人》等一系列優秀作品,深受當地農牧民的喜愛。

“我會堅持把好作品送到農牧民身邊”

演出之余,金格日勒經常帶著年輕的烏蘭牧騎隊員看望一位老人,今年79歲的羅莫日根。羅莫日根曾是阿拉善盟烏蘭牧騎的前身——阿拉善盟民族歌舞團的團長,也是金格日勒加入烏蘭牧騎后的第一個老師。

“我經常帶他們下鄉。”那時,小兒子尚在襁褓之中,下鄉演出時,羅莫日根就把孩子帶在身邊,“演出忙,隊員們就輪流幫我帶孩子。有一次實在忙不過來,演出結束后,發現孩子靠著手風琴睡著了。”

羅莫日根年輕時,下鄉演出的條件比現在要艱苦得多,“團里只有一輛卡車,還總壞。我們下鄉時,都是隊員騎著駱駝,馬車上裝著樂器,一走就是好幾天。3月份開春時出發,8月份才能回來。”在羅莫日根的記憶中,很多牧民此生也許只有一次機會看到烏蘭牧騎演出,所以隊員們都特別賣力,能多演一場就多演一場,能多走一家就多走一家。

“老團長對藝術的追求深深影響著我們”,金格日勒說,“連續幾十場演下來,歌聲不減弱,舞姿不走樣。老團長常說,要把每場演出都當做第一場。”

上世紀90年代開始,金格日勒擔負起了培養人才的任務。額日登塔娜,是金格日勒最得意的學生之一。2007年,額日登塔娜從阿拉善盟右旗烏蘭牧騎來到阿拉善盟烏蘭牧騎,開始跟著金格日勒學習舞蹈編排。

“年輕隊員對藝術的理解也在影響著我們。”金格日勒說,“現在演出條件好了,隊員們外出學習交流的機會也多了,每個人提升的速度都特別快。”

額日登塔娜告訴我,現在,年輕的烏蘭牧騎隊員在堅持深入基層的同時,也會積極參加各類培訓和比賽,提升業務素質。“有時候,老師還要跟我請教呢!”2016年,額日登塔娜前往國外進修,研究方向是民族舞蹈理論。“我希望,烏蘭牧騎能夠走向更遼闊的舞臺,向全世界展現中國形象,傳播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如今,她已經成為阿拉善盟烏蘭牧騎編創室主任,與金格日勒共同創作的《美麗的科泊爾》等節目獲得諸多獎項。

幾十年深入基層,讓金格日勒印象最深的,就是許多農牧民群眾看到印有“烏蘭牧騎”字樣的紅旗時雀躍的樣子。“多年前,烏蘭牧騎的前輩們騎著馬、趕著勒勒車,從一個蒙古包到另一個蒙古包,所到之處,觀眾們也是歡欣雀躍。”

2019年,《內蒙古自治區烏蘭牧騎條例》正式頒布實施,設立專項資金,支持烏蘭牧騎的事業發展。從勒勒車到卡車,再到為所有烏蘭牧騎統一配備的大客車……如今,烏蘭牧騎的演出條件越來越好,演出形式越來越豐富,覆蓋的農牧民數量也越來越多。“羅團長那個年代,幾個月才能跑遍的區域,我們現在半個月就能覆蓋到。”額日登塔娜說。

近年來,在金格日勒的指導下,阿拉善盟烏蘭牧騎推出的大型民族歌舞晚會《駝鄉的祝?!贰督鹕⒗啤返纫殉蔀榘⒗泼宋幕囆g領域的“金字招牌”。此外,金格日勒還多次擔任內蒙古自治區文化使者,將民族文化傳播到世界舞臺。

“無論身在何方,烏蘭牧騎隊員們的心一直牽掛著茫茫瀚海,牽掛著戈壁上生活的農牧民。我會堅持把好作品送到農牧民身邊,一直到我走不動的那一天。”金格日勒說。

免責聲明:鋤禾日當午的一切內容都是為了更好地服務受眾,本網站不保證所有信息、文本、圖形、鏈接及其它項目的絕對準確性和完整性,內容僅供訪問者使用參照, 鋤禾日當午對因使用本網站內容而產生的相關后果不承擔任何商業和法律責任。

打賞
分享給身邊的朋友
0相關評論
資訊推薦
云南省優化財政支持政策 助力高原特色農業現代化發展

云南省優化財政支持政策 助力高原特色農業現代化發展

河南省人大代表張慶金:科技創新助力鄉村振興和農業高質量發展

河南省人大代表張慶金:科技創新助力鄉村振興和農業高質量發展

新春走基層 | 南昌縣:農技專家田間“問診”

新春走基層 | 南昌縣:農技專家田間“問診”

拉布大林農牧場公司3個小麥新品種有望通過自治區審定

拉布大林農牧場公司3個小麥新品種有望通過自治區審定

廣西打通農業綜合行政執法宣傳“最后一公里”

廣西打通農業綜合行政執法宣傳“最后一公里”

扎根基層 為農牧民服務

扎根基層 為農牧民服務

黃土大塬唱響田園牧歌 ——甘肅中盛農牧集團有限公司肉羊扶貧產業發展紀實

黃土大塬唱響田園牧歌 ——甘肅中盛農牧集團有限公司肉羊扶貧產業發展紀實

萍鄉:打通農業政策、技術、信息進村入戶“最后一公里”

萍鄉:打通農業政策、技術、信息進村入戶“最后一公里”

資訊排行